• 2010-09-22

    开文 - []

    旅行的益处在于最大限度的激发一个人的感知能力的敏锐程度。

    自然,这其中发生的事情,对于这段旅行也是有无可磨灭的影响。我不愿意承认痛苦的作用,然而痛苦确乎是必要的,更是永远的;快乐就如同海中的零星小岛,那苦痛却正是无边的,于是这便是伴随我们一生的重量了。知道了眼见的痛苦,我们就会永远停在这个岛上吗?不,不会,我们仍是会出发,在这个本无意义的海洋上划上有意义的人的痕迹。我们总是会出发的,而能做到男爵那样,固守此处,只无限思念着“那边”的人,能有几个呢?而我们,这其中的创痛,也一定使我们长的更结实么....

    既然名为某的窟之一,多少留点。

  • 2009-09-14

    总是在移动 - []

    总是在移动,不停地动,既迷恋,又惧怕。

    从家里,离开父母,移动到北京;半年后从北京回家;成都昆明来回四趟;最终上海停留5小时,到异国了。如今又要离开某种意义上的家人,离开这庇护,独自开始了。

    离别父母时,都没有那么不舍,甚至是有点痛苦。冬天,从北京离开,我看着空荡荡的宿舍——三个人回家过年了,还有一个去见男朋友,喔喔,果然是我自己别扭,才总是孤家寡人吧——这么想着,喉头就有点涨,冬日的阳光果然是,一点都...不暖和啊。然而我总是要等到飞机起来了,咸水才慢慢滑下的。嘛,就算是看不清的眼睛,眼泪的味道也一样。边走边想,想起北外后门的寒风刮过我的脸,刮过我手里的大馅儿包,心里说7毛钱的包子馅儿真大;想起我在法比加教室里,因为暖气太多而昏昏欲睡,老师乃再帅也不能用了;想起我在清晨,坐上没人的公交和地铁,去赶教服中心的面试;想起我在什刹海附近的胡同里转悠为给别人找旅馆,末了还欢乐的逛烟袋斜街;想起我和舍友在深冬跑圆明园为感受颓败;想起我最后几天时,晚上去看大栅栏看灯会,羡慕的瞅着翻新的铁轨电车而赞叹,带了隐隐的不舍离开那个喧闹的地方;最后想起我拉着两包行李,抬头是冬日明净的天空,为嘛又是我独个儿呢。

    半年后的明天,我又要离开这个收留了我两个月的地方。这里碧蓝的海水,细白的沙滩,和丝丝淡淡的云,带着腥味和冷意的风,以及他们的笑容,和tina,只能增加我离别的窘境。痛苦什么呢?这两个月,并不是每一个笑容都是欢乐的吧,似乎都有点勉强。我又开始重复同样的情况,一个人走动,甚至不走动。估计我勉强的笑,让房东都不安了,真的很抱歉,这真不是你们的问题,我就是这么别扭啊。这两个月,没有带给你们什么益处,除了一个沉默的、不坦率的中国姑娘,还有什么呢?就算是离别,这姑娘都不会露出一点难受。对不起,但是我非常感谢你们,无论你们怎样看,我都确实感受到了温暖。

    如今,它这么安静......

    总是会想,这是最后一次了,再不相见了。喔,这就是为什么我离开父母似乎不甚难过,而离开别处就难过吧,因为我不会再来了,不会再见了么?

    这一次移动,即将开始,什么时候结束呢....

    自以为不同的家伙,说话仍是傻冒儿嘛。

    当地时间23点,Le Relecq-Kerhuon,Marie Andre家里。

  • 2009-06-15

    [存档]文艺标题 - []

    这是很久以前看的台湾言情小说(没错俺无聊的穿越成脑残鸟)列中,一个叫《19岁,再见》的....唔...因为没看不予置评的短篇的章节标题,每行一章,很文艺吧,我觉得不错咩,我等也应该学着文艺一点,so存档。

    总有一些问题
    措手不及
    总有一些游戏
    悄无声息
    总有一些心事
    已成轻掷
    总有一些记忆
    难以言齿
    总有一些善意
    风化成刺
    然我爱你
    是重逢的悲与喜
    然我恨你
    是无助的伤和泣
    而你爱我
    像兄妹般亲密

  • 2009-02-13

    Au revoir!

    这便是在北京的最后一段话。

    再见了北京,从不曾属于这里,也不会属于这里,虽然还是喜欢着。

  • 在北京天天一样的干燥和日渐转暖的奇怪天气中,俺也迎来了离开北京回家的倒计时第四天。

    其实是十分不舍啊,在这半年中也走过很多地方,吃过很多地方,即使是一个政治中心,这个老皇城没有消减我一丝一毫的兴趣,反而越发令人着迷,这些在时间的浊流中缓慢变化,同时也见过许多人事的建筑物,既是无情,也是深情,仿佛只要凝视或流连,便可感觉得到它们的喟叹。

    春节期间不想在宿舍中穷耗,从初二就坐了火车跑到石家庄,又从石家庄坐长途车跑到赵县,接着是同学骑着小绵羊来载我,脑袋两边的风景其实称得上乏味:一串无甚特色的平房,间或几个纺织或糖厂,寥落的散着烟花爆竹的痕迹,时不时有只狗低头嗅着......没有什么也很美嘛;相比城里繁多的消遣,乡村县镇一如既往的小米粥、馒头、饺子、品种少得可怜的零食;一家人围坐一屋,只是看那电视,这小小的方盒子还是那么欢乐;夜空虽然不是那么清澈,却自然安静,冰冷的屋子里散发着湿气。广袤的华北平原,是否也随着刮过麦田间的风,带走它的念想?县里的柏林禅寺初二起就有很多人来参拜,我也去看个热闹。这个禅寺其实还算是很大了,虽然没那么精致华贵,也有自己的恢宏和庄严,可以想象人少时那里的浓浓禅意。绕着舍利塔和同学走了三圈,说笑着一些无聊的事,我们似乎已经很久不这么谈话了啊....某处值得一提:此寺对面的摊子上居然有压箱底卖啊!那种双鱼造型,里面是阴阳交合的浮雕,一个红色的木雕挂坠!立买!为什么我不给自己买一个啊抱头大悔......

    在这个同学家住了两晚上,就坐着长途车到辛集,刚巧没赶上到刘家庄的车,于是打个三轮电动车50元颤颤巍巍颠颠簸簸的磨到了另一个同学家的村口,估计能把笔电的插件都颠松了......其实这是一个十分有趣的体验。同学和她弟弟远远站在村口等我,身后是摩托车。高耸的一排柏树围住了这个窄窄的土路,有些...可怕。这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北农村,稍高的土坡上站着三五个男人,毫无表情的注视着我们的到来,小声的交流着。就算在这个更遥远的村里,也有不错的风景:淡淡的灰雾,夹着几乎不见的夕阳的微光,裹着远远的、在干河渠两边生长的直直的柏树林;弥漫在麦田上方的薄暮,散发着冷寂、萧索、无法脱离的包围感。然而这个有点可怕的村里,同学的父母确实非常亲切淳朴,真正的中国农民,是何其能忍啊,就是如此的环境,也没有丧失生机。第二天5点,便早早为我烫了馒头和粥,送我上路,末了还送我一包吃的。送我上车的爸爸,在我转回头去打招呼告别的那一瞬间,他脸上热切、期待又认真的表情,让我眼睛一酸。

    算来这四天,我在华北平原上短短的旅程,其实并没有什么亮点,然而任何一次旅行,都有意义,正如这广大的、泥沼般的平原,却产生了绝对的存在感,一样有深刻印象;多了几个无法淡忘的人,无法淡忘的地方。

    希望你们还是这样过的愉快,有简单的愿望。

    本听说元宵节在前门大街有踩街花会,做完却得知观众人数受限且是事先预定好的,令人沮丧的消息啊,只能看看晚上的前门有些什么。结果如同黄金周一般,广场上已经不能看清单独的身影,大栅栏一条街上不用己身出力就可移动囧。但是,有轨老电车果然很有味儿,即使它身上的油漆那么新。

    我是舍不得人、还是舍不得地方?在这里度过的每一天,都令人喜爱,让我第一次有了不愿回家的想法。我还能再见到你吗?什么时候呢?So when will it end? So when, when we will meet my friend?